前言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大力推进医药卫生信息化建设。将建立以人为本、实用共享的医药卫生信息系统作为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建设服务型政府、促进实现医药卫生事业健康发展的重要手段和技术支撑。按照国务院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的统一要求,当前医药卫生信息化建设的重点是“打好三个基础、建好三级平台、提升业务应用系统”。从2009年后卫生部组织制定并相继发布了《健康档案的基本架构与数据标准(试行)》、《电子病历的基本架构与数据标准(试行)》、《基于健康档案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建设指南(试行)》、《基于健康档案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建设技术解决方案(试行)》和《基于区域卫生信息平台的妇幼保健信息系统建设技术解决方案》等一系列规范和标准。按照医改工作部署,2010 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将逐步启动以居民健康档案和区域卫生信息平台为基础的区域卫生信息化建设工程。
妇幼保健工作是医药卫生体制近期五项重点改革中“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逐步均等化”的国家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妇幼保健信息系统是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需要重点建设的公共卫生信息系统重要组成部分,其收集和管理的特殊人群(妇女、儿童)健康个案信息是居民健康档案的主要组成内容和重要信息来源。在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推动下,以健康档案为核心的区域卫生信息化建设对妇幼保健领域信息化提出了新的任务和更高要求,为妇幼保健信息系统带来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和更广阔的应用前景。基于国家卫生信息化发展规划的战略高度,及时开展以标准化健康档案和区域卫生信息平台为基础的新一代妇幼保健信息系统建设技术解决方案研究和试点示范建设,是认真按照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要求,具体落实居民健康档案和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建设、大力提升业务应用系统的重要举措。《方案》的制定和应用推广,不仅将在推进业务领域信息化建设方面发挥良好的示范作用,而且必将有力地促进我国妇幼保健领域各项卫生改革措施的贯彻落实,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和婴儿死亡率,减少出生缺陷和残疾的发生,提高妇女儿童健康水平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妇幼现状

 
现有传统的妇幼保健信息系统设计存在着明显的局限性。首先在系统功能规划方面,传统的建设思路往往将其设计为一个封闭式的系统环境。针对妇幼保健服务和监管两方面业务工作进行一体化统一开发,独立采集数据。这种典型的“烟囱式”条线业务系统建设方式,不可避免地造成一体化设计的妇幼保健信息系统各业务应用子系统与各保健服务机构中自建的内部业务系统之间,在部分业务域和功能域上发生交叉重叠和冲突,系统重复建设、数据重复采集和上报(如孕产妇死亡报告、儿童死亡报告等系统),这一问题在社区、乡镇基层卫生服务机构中尤为突出。
其次在数据资源管理方面,由于缺乏信息共享条件,完全独立的控制。导致的结果是:对服务对象而言,因为不同的健康或疾病问题需要往返于多个机构、建立多“卡”多“册”,且彼此间信息不能共享,本属于自己完整的健康信息游离在多个机构,并且可能导致重复检查甚至重复治疗,也很难得到及时的追踪随访服务;对医疗保健机构而言,同一个服务对象的相同数据可能需要按照不同“条线管理”的要求进行重复采集、重复登记、重复上报,且难以从其他机构获得需要的共享数据,工作效率低下、基层工作人员苦不堪言;对卫生行政管理部门而言,需要重复投入建设多种类型的专项健康档案和领域(条线)业务数据中心,而由于“数出多门”,这些不同的专项档案和数据中心中分别收集、存储的数据在一致性方面存在较大问题,甚至相互矛盾,不能满足区域层面对居民健康信息综合利用和科学决策的需要。此外在互联互通性方面,由于缺乏以人为中心的卫生信息资源整体规划及标准化,传统的业务系统设计均只关心本领域自身的业务运行机制,导致不同业务应用系统之间在系统功能和数据资源上必然存在一定的交叉和重叠,系统与系统之间只能通过系统整合及相互建立数据接口方式实现信息交换,互联互通效率低下且成本高昂。
 

系统概述

妇幼保健信息系统管理妇女、儿童的个人基础档案,关联妇女与儿童信息,链接妇女孕前围产产后保健及儿童预防保健等服务数据信息,对整个信息系统的业务活动过程中产生的数据进行汇集、统计、上传、下载,为整个信息系统提供统一、共享的基本信息数据管理和数据接口。该系统是以妇女、儿童保健为核心个人健康档案为基础,贯穿整个生命过程,涵盖各种检查相关因素,动态收集个人的全生命周期的保健相关信息,成为妇幼特殊群体保健信息的最全面和最客观的记录载体,最终形成全面的个人健康档案记录信息。保健档案的建立和充分利用,不仅能满足预防、保健、医疗、评估指导、健康教育、医疗保障等动态管理、预警预测和医疗卫生机构协同服务的需要,也能满足个人使用保健档案信息,识别新生儿出生缺陷、新生儿疾病、高危孕产妇、妇女两癌等危险因素、改变不良生活方式和行为、加强自我保健的需求。